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麗軍:香河、淮戲與農耕文化的最后挽歌 ——讀劉仁前系列短篇小說《香河紀事》

來源:江蘇文學(公眾號) | 張麗軍  2019年11月23日09:29

《香河紀事》劉仁前 著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年11月

讀到劉仁前先生的系列短篇小說《香河紀事》,我大吃一驚:我所認識的劉仁前先生為人謙和,是典型的仁人君子,不僅是泰州文聯主席,是新世紀文學中的里下河文學流派的核心策劃者與組織者,而且是一位文學創作的高手,是新世紀里下河文學流派的核心與中堅人物,描繪出了一個時代、一條水系周圍的“生命、情感、世界”,刻印出了一個時代的“精神浮雕”。在他新創作的《香河紀事》這一組系列短篇中,我讀出了一種熟悉而又復雜多樣的精神況味。這里面既有來自沈從文和汪曾祺等人那里的民間文化情趣、水鄉氣息,有著趙樹理那樣復雜的鄉村社會結構與鄉民心理素描,又融匯了來自劉仁前獨特個人的生命體驗、香河的“淮戲”歷史文化基因與一個時代的正在消失的農耕文化的精神記憶。所以說,《香河紀事》,是繼汪曾祺之后里下河文學流派的又一令人流連忘返的、最接時代文化地氣的精品力作。

一、文學地理意義的香河敘述空間及其“地方性色彩”

五四新文學時期,周作人就倡導文學創作要具有“地方性色彩”,要就有“土氣息”與“泥滋味”。事實上也是如此,很多優秀作家的優秀作品都具有濃厚的“地方性色彩”。遠的如沈從文、老舍、趙樹理,當代如汪曾祺、莫言、張煒、賈平凹等人的優秀文學作品創作,無不如此。劉仁前先生的《香河紀事》一個最大的、最突出的特點就是“香河”作為文學地理空間意義的、對文學文本的生命氣息與精神魂魄的內在本質性規定,是一種大文化地理空間意義上對一個人、一個群體的歷史、文化、民俗與心理的整體性影響。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香河”不僅僅是一種物質性的“風土”,更是一種精神性的“風土”。

《香河紀事》講述的故事就是“香河”文化地理空間所影響下的人情物理、風俗民情、喜怒憂樂。無論是“祥大少”不時吟唱的“樣板戲”,還是周圍人喜好的“淮戲”,“香河人”有一種“香河文化韻味”,有一種在田間地頭、在嬉笑言談之間不時隨口而出,或是沖口而出的“秧歌調”,自有一種“香河人”對生活、世事、人情的理解、寬容與闡釋。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的喜怒歡笑構建了一方水土的煙火人間。毫無疑問,《香河紀事》是一部具有鮮明“地方性色彩”的文學作品。

二、書寫正在消逝的農耕文化與一個時代的精神記憶

劉仁前先生寫的是江南水鄉里下河的故事,有著某種沈從文、趙樹理與汪曾祺的味道,但是,細細一品,又有著迥然的差別。“香河紀事”不同于沈從文與汪曾祺的“夫子書寫”,沒有那種士大夫的東西,而是對上世紀六七十年中國農村集體生活的記憶與書寫;不同于趙樹理的那種農村內部斗爭的寫作,是一個具有深厚農村生活經歷、有著深刻生命體驗的,有著農村日常農事勞動的人的藝術書寫。這對作者是一種特別的考驗,不在農村一番摸爬翻滾生活經歷的人是寫不出來的。君不見,魯迅寫農村日常生活,常常是寥寥一筆帶過,而以農民精神心理的書寫為主,這是因為魯迅沒有這種堅實的農事經驗與經歷。當然,這種農村集體生活與記憶,又因為是江南水鄉的空間原因,而又大大不同于中國北方的農村集體生活,而有著一種別致的韻味和氤氳的水氣縈繞。

《喊工》是《香河紀事》的第一篇,記錄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河”兩岸鄉村每天都曾在空氣中震顫的聲波——“各家各戶起床啰——,起床燒早飯噢——”。正如小說所言,“天剛麻花亮,阿根伙的叫喊聲,便在龍巷上空響起”,“香河的一天,從喊工開始”。沒有人奇怪,這就是那個時代香河人,乃至眾多中國鄉村人生活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這,應屬‘大集體’年代之獨創。”正是在這個“大集體”的時代里,阿根粉的小淮調才有了“新聲”。

“貧農(嗡)下中農,

一條(啊)心(啦),

天南海北(哎)一家人……”

小淮調一旦唱起來,一些心野的婆娘就不滿足于這單一“新聲”,而吼嚷著來個“葷”點的。而阿根伙自然是應了女人們的要求再來一段:

一更(喃)里來,小尼姑守禪房,

手抱著木魚兒,兩眼淚汪汪。

…………

一瞬間,野婆娘們、丫頭們與那些葷話連天的男人們都興奮起來,“大集體”勞動進入了一個高潮階段。因而, 那些枯燥的“拔菜籽、開秧門、栽棉花、開夜工、看場、罱河泥”,也都因為“力比多”的興奮而充滿了無限的樂趣,發生著一出出喜樂悲歡的戲劇故事。

而“上大型”、“繳公糧”、“文娛宣傳隊”等事物,這是那個時代特有的事物,不僅隨著時代而消逝,即使這些日常農事、農具、“小淮調”也因為時代變遷而成為一種鄉土精神記憶。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而言,《香河紀事》具有一種極為珍貴的民俗志價值和功能。

三、塑造了一組鮮活的“香河人”生命群像

《香河紀事》作為一組系列短篇,不僅從名稱上表明各個小說之間的內在有機精神關聯,而且事實上有著內在整體上邏輯關聯,在敘述空間、時間和“香河人”的人物形象書寫等各個方面都有著內在的同一性。閱讀以《香河紀事》為總題的15個系列短篇,里面塑造的一個個鮮活、生動、獨居個性、絕不重復和雷同的人物形象,在我腦海中躍動不已,久久難忘。他們可愛、多情、固執乃至有著各自的性格缺點,但正如作者所言,這里面有一種愛,一種“向生我養我的故鄉奉上痛徹心扉的愛”,這是一群“最親的親人”,是正在與那個時代、文化、生活一同老去的——我們的親人——香河的鄉民們!《香河紀事》,讓我想到了我的生活在中國北方農村的父輩與哥哥們,他們曾經有過的與香元、祥大少、譚駝子、阿根伙、柳春雨等人一樣的命運、生活與情感。

從人物形象類型來看,《香河紀事》主要塑造了鄉村干部、鄉村青年、鄉村女性形象等“香河人物群像”。小說開篇出現的就是一個鄉村生產隊長“祥大少”的故事,在領導一個生產隊日常工作的同時,也呈現出鄉村權力對其人性異化的另一面,如“祥大少”賭錢、霸占其他女人、欺凌妻子致其上吊自盡,而最后不得善終的悲劇結局。“祥大少”的上級領導“香元書記”的性格更為多樣復雜,在領導有方的同時,也存在著好大喜功、老謀深算、喜好女色等缺點與弱點。小說集有一個內在故事敘述的核心,就是柳家的故事。從被人橫刀奪愛的文化青年柳春雨到做過私塾先生的處事有度、波瀾不驚的父親柳安然;從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的哥哥柳春耕到為了一件的確涼褂子而赤裸上身奔跑的妹妹柳翠云,柳家的故事跌宕起伏,牽動著香河人和每一個讀者的心,構成了“香河紀事”的故事內在旋渦,而在“香河”水波里蕩起一層層敘事漣漪。

“祥大少”的妻子、因強奸而被迫離開柳春雨而嫁給陸根水的琴丫頭、借精生子的李鴨子、人皆可妻的譚駝子之妻“香玉”、因為愛情而未婚先孕的水妹、為感激書記幫助而自愿獻身的來娣子、相親看中弟弟而與丈夫不離不棄的楊雪花等等,《香河紀事》書寫了眾多“水一樣清純美麗”的香河女兒的故事,鮮活生動無比;但總讓我感覺到一種擺不脫的悲劇陰影罩在她們的頭上。或許,這也是與時代有關系吧。《香河紀事》里有一種看不見的鄉村權力對人性宰制的精神鎖鏈。這或許也是我們在追憶與懷念那個時代里唯一沒有難過的事情。畢竟時代進步了,那種束縛鄉民的權力奴役鎖鏈正漸漸被祛除了。

總之,劉仁前先生的《香河紀事》具有獨特的意義和價值。這不僅僅是因為小說集描繪的“地方性色彩”,不僅僅是因為書寫了江南水鄉里下河的小淮調、獨特的水鄉農耕文化,不僅僅是因為呈現了一個人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真切的生命記憶和情感體驗,而更是因為這同樣是屬于那個時代里全體中國農民的情感記憶,吟唱出了已經和正在消逝的農耕文化挽歌,是一部活色鮮香、趣味橫生的寫給未來中國人的、了解“昨日之中國”的當代中國鄉村民俗志與鄉民生活情感史。

作家簡介

劉仁前,筆名瓜棚主人,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協理事、泰州市文聯主席。1961年11月出生。1985年開始文學創作,曾獲全國青年文學獎、汪曾祺文學獎、中國當代小說獎、中國散文年度獎、江蘇省紫金山文學獎、江蘇省“五個一工程”獎、第二屆施耐庵文學獎特別獎、《安徽文學》獎等。著有長篇小說《香河三部曲》(《香河》《浮城》《殘月》),中短篇小說集《謊媒》,散文集《瓜棚漫筆》《楚水風物》《那時,月夜如晝》《愛上遠方》等多部,主編《里下河文學流派作家叢書》多卷,著有長篇紀實文學《“民抗”司令——任天石烈士傳》《丹心如虹——譚壽林烈士傳》。作品收入《中國新文學大系》《中國小說家代表作集》《中華文學選刊》等多種選本。長篇小說《香河》,被譽為“里下河風情的全息圖”、里下河版的《邊城》,2017年6月被改編成同名電影搬上熒幕。

宙斯2走势图 打什么技巧哈尔滨麻将有 哪个app能玩国标麻将 欧洲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成都麻将实战一百例46 精准足球比分预测 51配资 500比分直播完场版 股票融资额度 浙江十一选五 盈股在线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 即时赔率比分 卡五星麻将多少张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泰凌微电子2018年业绩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