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文學報》|林宕:城廂鎮的回憶

來源:《文學報》 |   2019年11月23日10:56

我不知道以前的青浦縣城為什么叫城廂鎮,可城廂鎮留給我的記憶卻是深刻的,也是溫馨的。

我以前喜歡走城廂鎮碼頭街、寶慶街等,沿著這些石板路,兩旁排布這許多菱形格子窗、脫卸式的排板窗,還有“窗踏板”——就是窗子上方有一木板,白天可以用木棍撐開,晚上收起棍子,放下木板。一些磚木結構的房子上還有老虎窗。街路邊的兩邊有醬菜園、南貨店、槽坊(酒店)、小茶館、混堂浜(浴室)等。

聽一些年長者介紹,新中國成立前的碼頭街上還有幾家槽坊,釀制青杏黃酒。還有前店后坊的賣油店,前面賣青油,后面榨油:從烏桕的種仁里榨出來的青油被放在一只青缸里,常常現榨,吊在一棵樹上的撞砧會往地上一個圓木做成的圓筒形槽子撞去,撞砧不是直接撞擊烏桕的種仁,撞擊的是一個插入木塊之間的楔形木塊,于是,隨著木塊對種仁的不斷擠壓,青油就從槽底部的一個小孔里流出來了。榨出的青油是防銹用的,賣給青浦農民。冬閑前,大家都愿意讓這種油在所有的農具上滾一遍,這種油結成的油膜使農具看上去又光又亮。

我來城廂鎮上班時,老街上的槽坊和賣油店已經不見了。可老街上的生活氣息還是很濃。黃昏時漫步老街,我會在兩旁敞開的屋門里,看到有人在推磨做年糕、在紡紗織布,還有在繪畫寫字下棋飲酒的。當然,引人眼球的還有一些少婦和姑娘,穿著白底小紅桃子紗短衫,坐在街沿邊的一只板凳、或紅木蛋形凳子上,在喝一碗綠豆湯,或別的什么香湯,上面飄著月桂葉。

在老街上,我還見到了許多老街物件,云母石心子的雕花圓桌、裝松子糖的金耳朵花瓷罐、裝夏天用的痱子粉和仁丹的蟠桃式瓷缸、白象牙骨子淡綠鴕鳥毛的折扇、麻栗書櫥、菱形格子窗窗臺上的天竺葵,我還見到了一些貧寒人家的家里的栲栳(用來裝稻谷)、醬缸(用來腌咸菜)、連枷(用來拍打豆莢)等。

城廂鎮的過去是一幅畫面,這畫面在歲月的長河里永遠生輝:護城河,吊橋,后水石駁岸。河里有小網船打魚,甚至是冒雪打魚;夏天,河里又有賣螺絲瓜的船在游弋。

這幅畫將永遠留存在我的心里。

宙斯2走势图 吉林麻将怎么玩儿 长沙好友麻将 篮球比分90win体育 福州麻将ios 荷兰对墨西哥比分预测 北单比分500 财牛汇 浙江快乐12 浙江20选5 20选5开奖结果i 大家乐湖北麻将规则 好友麻将作弊器怎么用 单机国标麻将游戏 190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190KK 广东麻将推倒胡技巧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500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