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揚子江作家周主題論壇聚焦“文學的穩定與變化”

來源:中華讀書報 | 魯大智  2019年11月23日11:48

以“文學:穩定與變化”為主題第二屆“中國江蘇·揚子江作家周”主題論壇近日在南京舉行。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法國作家多米尼克·西戈、英國作家西蒙·范·布伊,中國當代作家張大春、阿來、畢飛宇、李修文等分別作主題發言,《鐘山》主編賈夢瑋主持論壇。

論壇主題的靈感來自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的著作《穩定與變化》。阿多尼斯認為,傳統思想中的穩定妨礙了前進,需要發現、審視文化中被邊緣化的“變化”因素,對于這些因素需要重估其價值,需要自省、反思的勇氣。阿多尼斯贊賞文學對于傳統超穩定文化結構的沖擊和改變。

國外的作家更多地關注寫作的具體技巧和語言。多米尼克·西戈善于用現代小說技巧將采訪得來的真實素材扭曲變形,以達到一種全新的審美效果。多米尼克·西戈認為,語言是作家的立腳之處。26個字母是穩定不變,而由于作家的創造,語言的變化無窮無盡。西蒙將穩定與變化的主題擴展至整個人類世界的穩定與變化。他認為,人類社會的發展,導致自然法與道德法的沖突,如果要穩定和變化兼得,必須在兩種法之間進行調和。

中國作家則從不同的方面探討穩定對于文學創作的影響。張大春談到中國文學的穩定與變化時,引用了顧炎武的一個觀點。“文學會產生變化,一切都是由于‘勢’的緣故。漢賦不得不變為詩,詩不得不變為詞,詞不得不變為曲。”如果所有作者只是跟隨文體內部的規則,那么文體就不會被豐富起來,就不會有李白、蘇軾,甚至不會有從賦到詩、從詩到詞、從詞到曲的整個的發展。

阿來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探源,認為“禮”“道”“法”在中國古代變動不居的社會中,構成了不變的恒常。到了新文化運動,使用了漫長時間的文言被摒棄,傳統文學依憑的傳統價值也被批判。“表面上看,這場革命是顛覆性的,但其中也有穩定的不變的東西,那就是從屈原以降就有的中國知識分子憂國憂民的傳統沒有改變。”

畢飛宇同樣強調了穩定的價值對于文學的重要性。他引用王彬彬教授在一篇文章里的判斷:恒定的價值觀是“好作家”的標志之一。畢飛宇認為,表面上看,一個作家的書寫是漶漫無邊的,而事實上,一個作家終其一生只寫了一個內容:他對生活的態度。

宙斯2走势图 大赢家足球即时赔率 微信红包麻将群二维码 p3试机号 黑龙江p62 篮球巨星 大发排列3怎么玩 排球比分平分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 四川时时彩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最全篮球比分 大赢家比分直播比分直播 浙江省快乐彩12选 人人河北麻将app下载 单机麻将免费东北版 188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