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幽古龍居崖

來源:湖南日報 | 張雄文  2019年11月22日08:45

小徑裹滿苔蘚,像往上蠕動的青褐色蚯蚓,曲曲彎彎,悄然伸入陡峻的山崖間。盛夏的陽光淌在峰巒之上,苔蘚便灑滿斑駁而層疊的竹影。山風習習而起,濃密的竹林簌簌有聲,竹影輕搖,矜持而動,仿佛踏著碎步的溫婉女子,滿山幽寂的蒼碧也便瞬間靈動起來。

我循著一兩聲似乎沾染了濃翠的鳥音抬頭而望,竹梢上的峰頂壁立,仍然隱在白云深處;挨擠的竹林蔓延而上,又與它處合圍而來爭奪地盤的松樹、杉樹、楓樹、梓樹們短兵相接,混戰一場,或退避三舍,或迂回而進,直到云蒸霞騰,目光盡處只有浸透綠意的裊裊云靄。再回首登臨之初的山腳,早已與村落、稻田、池塘及塵世的喧囂一道,消隱在浩漫的綠海里。

此刻,我立在這座叫龍居崖的峰巒半山腰,聽憑幽綠一寸寸浸潤衣衫與肌膚,山泉般洗滌周身殘存的塵灰與疲憊,忽然想尋一塊青石而枕,體會一番古人“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山中無歷日,寒盡不知年”的意趣。遠古高士放浪形骸,對生命理解的通透,是許多耽于蠅營狗茍的今人難以企及的,他們放浪的足跡或許早已到過此處。大明萬歷43年,明宗室江川王便尋尋覓覓,登臨與龍居崖比鄰、海拔1072米的祖師嶺,慨嘆于“山色遠云銜樹影,鳥音時雜石泉聲”的勝跡,欣然書題“鴻云勝境”四字,至今仍鐫刻在山嶺崖壁之上。清道光年間,翰林出身的欽差李詞棠也曾踟躕于祖師嶺,望峰而息心,作《禱山靈歌》稱許這一方世外仙域。龍居崖與祖師嶺隔一彎深谷相對,同屬磅礴的雪峰山余脈,山中雖已無高士痕跡可尋,誰又能擔保他們的目光不曾撫摸,甚或足履踏過這座同樣幽邃的山峰呢?

作枕的青石一時不可得,洪荒遠古的空寂卻漸漸侵逼而來,我驀然有了陳子昂“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喟。不過,空寂只是一瞬,我很快依稀聽見了山林深處最幽秘的協奏曲:竹樹的拔節、藤蔓的盤曲、根脈的展動,甚或山巒的心跳……而在遠處,還隱隱傳來飛漱的水聲,似鼓角擊鳴。我好奇心頓起,循聲尋路,斜穿竹林,下坡復上坡,攀扯著藤蔓即將轉過一面側峰時,水聲已轟然震響,水珠也從竹梢飛濺而下,有如暴雨突至,將我淋了一身透濕。

急步狼狽而過,到幾米外一處平地立定,一簾瀑布赫然掛在了右側。銀白的水幕從峰頂傾瀉而下,雖不十分寬展,卻也有虎吼雷鳴的氣勢。峰頂與瀑布貼近的崖壁是一整塊巨石,呈濕漉漉的深黑色,在兩旁青碧的灌木雜草映襯下,格外醒目。瀑布下端的谷底,也是一整塊碩大青石,經億萬斯年的飛漱沖刷,已凹陷為一處深潭。潭水溢出,順深谷流成小溪。小溪左岸的碎石灘,存有三兩圈柴火燒過的黑色痕跡,應該是野游者炊爨后所遺留了。望著這些黑痕,我默然而笑:在這深山幽壑間,舀瀑布流泉烹茶,擇竹筍野菇充饑,也算是人生難得的灑脫了。

收回目光,我才發現腳邊草叢隱伏一條淺淺的水渠,從瀑布的腰身處引水。我本乘興野游而來,并無目的,于是順水渠悠然而行,想著渠水盡頭會是怎樣的人家。峰回水轉,幾棟木質青瓦的房屋隱在濃蔭深處。山路一側懸著柄木牌:龍居崖水寨。我瞬間有了偶適水泊梁山的時空錯覺,疑心屋邊碗口粗的楓樹后會躍出一個手持板斧的黑臉大漢。

黑臉漢子確有一個,是房屋的主人,姓王,但沒有閃著寒光的板斧,只有憨憨的笑臉。他引我踏上松針滿地的青石板屋場,板壁上懸著斗笠、竹篩、簸箕、籮筐、箢箕、扁擔、蓑衣……多是山外早已消失的竹制舊物,門口一左一右還立著兩個木水桶。房屋一側的板壁,掛著老輩木匠用的刨子、手搖鉆、墨斗、木銼、角尺、畫規,地坪上則放著犁耙、打谷機、手搖紡紗車……40年前的時光似乎并未流逝,而是凝固在這深山。我須臾間也似乎回到了童年:祖父輩們披蓑戴笠,在田間扶犁、拌禾、挑谷;祖母與母親輩們挑著籮筐、箢箕曬谷或端坐紗車前紡紗;節衣縮食請來木匠,給家里打造一兩件碗柜類的家具……大人們所有的行止,都有我或愁苦參與或興奮旁觀的身影。唐人白居易一日山行,為爛漫的山花驚嘆:“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我則想說:“長恨童年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疑惑之下問主人,才知眼前舊物多是祖傳,也有因懷舊而從鄰舍們那里淘來。他家開了民宿,思量著用滿山的蔥碧與幽寂、清澈的瀑布和遠去的舊物引來游者,不想正擊中了我的心房。我展顏而笑,欣然進屋,歇宿在他家中,也留住了這幽古的龍居崖……

宙斯2走势图 捷报比分即时足球比分黑白 3d开奖结果3d试 福建22选5开奖结 6月20号世界杯比分预测 二人麻将app哪些 辽宁十一选五 竞彩网即时赔率 双色球今晚上开奖直播 德州麻将app下载 十一运夺金 江苏11选5基本走 2元卡五星群2019 新浪竞彩比分直播 nba比分188直播 幸运飞艇口诀 广西闲来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