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根植傳統 立足當代 ——新世紀以來中國當代詩歌的發展與成就

來源:文藝報 | 行超 教鶴然  2019年11月22日09:34

新世紀以來的中國當代詩歌,在悠久而豐富的中國詩歌發展歷史上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篇章。近20年間,不僅涌現出眾多優秀的詩人和詩歌作品,也將新的話題、現象、立場和論爭引入當代詩歌的歷史脈絡中。回顧這段時間中國詩歌所走過的曲折道路,對這些年間的詩歌創作、理論、流派和思潮等加以梳理與反思,并對這一時期詩歌創作中提出的某些規律性議題予以探討,正是當代詩人與詩評家應當肩負的歷史責任。與此同時,中國當代詩歌在未來應如何強化本土文化性格、如何與世界交流對話,又將面對怎樣的機遇和挑戰等,都是新世紀當代詩歌研究領域亟待關注的重要話題。

吳思敬觀察到,當下中國詩歌的發展與改革開放有著密切關系,同時也面臨著全球化語境的諸多挑戰。他說,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我們明顯地看到詩人們正在清除自己對文化傳統的偏見,自覺汲取中國詩學文化的營養,收獲了一批植根在民族文化之樹上的詩的果實。他認為,在激活古典詩學傳統與樹立文化自信的基礎上,更應該對世界敞開中外詩歌文化交融的新格局。改革開放以來,緊閉的國門打開,外國詩歌作品和詩學思潮再次涌入詩壇,詩歌研究的思維方式與方法也隨之不斷更新。新世紀以來,詩人、評論家的隊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們的創作與研究思維更加活躍,知識結構也更加健全,呈現出思想的敏銳和視野的宏闊。新世紀以來的詩壇由青春期的躁動與張揚,進入成年期的冷靜與深思;由向西方現代詩派的牙牙學語,轉向面向中國傳統文化汲取養分。這種新的詩學文化來自傳統母體又不同于傳統,受外來詩學文化觸發又并非外來文化的翻版,它植根于文脈的傳承,更立足于現代的追求,體現了對傳統詩學文化與外來詩學文化的雙重超越。

中華民族具有源遠流長的深厚詩歌傳統,詩性精神是我們民族精神獨特和寶貴的重要面向。何言宏提到,詩歌與人民氣息相通。新世紀以來的中國詩歌,延續和體現了這樣的精神傳統與精神特征,也豐富了廣大人民群眾的精神生活。同時,在詩歌創作之外,我們的詩歌研究、詩歌批評、詩歌翻譯與詩歌出版,包括近些年來愈益豐富與活躍的詩歌文化活動,同樣也是當代中國詩歌成就的重要方面。當代詩歌曾一度喪失了市場制度和出版機構的青睞,詩歌網站和民間詩刊成了潛隱民間的當代詩歌的發表平臺與存在媒介。新世紀以來,在嚴酷的市場環境中,詩歌以自己特殊的方式悄然復興。如何重建我們必要的詩歌標準,并在這樣的標準下把握當前豐富而復雜的詩歌現實生態,將是當代中國詩歌研究者的迫切任務。

我國古代詩歌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也在不斷地更新變化。鄭欣淼談到,自五四以來,作為傳統文化精華的舊體詩詞在堅守中有所發展,表現出驚人的生命力,在承擔現代使命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近幾十年來當代舊體詩詞的創作實踐,更進一步證明這一文學體裁也可隨歷史前進獲得新的生機,能夠表達新的社會內容,適應新的讀者需要。進入新時代以來,以中青年為創作主體的網絡詩詞更為活躍,用手機、微博創作詩詞、交流思想、抒發感情成為一種新的時尚。中華詩詞匯入新時代的浩蕩洪流,接受新的審美質素,開拓出新的境界,呈現出新的面貌和活力。盡管新詩和詩詞兩種詩體間互相爭論和辯詰之聲不絕于耳,但是兩種詩體并行不悖、共存共榮、比翼齊飛的現實發展,也給我們的詩壇營造了更加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態。

在新時期詩歌所取得的不菲成就的基礎上,新世紀以來,中國當代詩歌更呈現出多樣化的發展態勢。羅振亞認為,當今多數詩人都能把詩歌視為神圣的宗教和精神家園,以虔誠的心態寫作,置身于日常生活的瑣事后又能保持獨立的精神空間,致力于日常性生活的提升。詩人們普遍能平衡協調好詩和現實的關系,堅持詩歌內視點的本質,又能執著于人間煙火,進一步尋找詩歌介入現實的有效途徑,使他們心靈走過道路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歷史、現實走過道路的折射。此外,詩人基本上都將創新作為崇尚的生命線,致力于對自身本質和品性的構筑,使當代詩壇出現了少有的蓬勃情境和活躍氛圍。新世紀詩歌雖然還未同20世紀完全剝離,但寫作倫理已在大量優秀詩人的詩歌中得以復蘇,詩作處理生活的藝術能力普遍有所提高。可以說,新世紀詩歌不同于以往的精神和藝術個性已經形成,并且越來越清晰。

張清華認為,上世紀末,隨著思想解放運動和再度西學東漸,當代詩歌有了更豐富的資源,個體情感和生命體驗的書寫獲得了合法性,在表現方法上也實現了現代化的轉換。這使得當代中國的詩歌寫作得以與世界文學實現了接軌,幾代詩人因此迅速成長起來,并形成了其文化代際的鮮明屬性。世紀之交以來,由于網絡新媒體的介入,詩歌的格局空前多樣和豐富,除了前幾個代際的詩人還在寫作,“70后”至“90后”次第登臺,民間和網絡不同界面的寫手彼此呼應,構成了更富活力和層次的詩歌生態,包括具有詼諧和嬉戲特征的美學精神也逐漸被接受。

從不同的歷史節點來看,中國當代詩歌不僅在本土化、民族化和大眾化方向做出有益的探索,而且在現代、先鋒和實驗的層面也做出了多元化的實踐。霍俊明提到,從文體邊界來說當代詩歌越來越呈現出擴容的趨勢,詩人的眼界、介入現實的能力以及文本樣貌愈益突出。尤其是新時期以來,中國的詩歌生態呈現出整體向好的趨勢,詩歌也從運動走向活動。從上世紀90年代末詩歌的跨語際傳播以及新媒介革命來看,詩歌的大眾化傳播已見成效,在譯介和對外交流中當代漢語詩歌已經逐步建立起獨有的國際形象。而新的世紀以來,新媒體的迅猛推進,尤其是網絡平臺的蓬勃發展,使得詩歌寫作達到空前的個人化、自由化和技術化時期。近年來,詩歌理論和批評也獲得了長足進展,無論是宏觀研究還是微觀解析都與詩歌史譜系、多變的當代場域以及復雜的創作現象形成了有效的互動與共振。

宙斯2走势图 百搭麻将游戏 明星三缺一单机版 青海11选5 辽宁35选7官方网站 欢乐麻将好友房破解版 浙江11选5 辽宁11选5走势图 电竞比分 青海11选5 河北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大众麻将免费赢话费 黑龙江36选7 3d杀码技巧 广东麻将带鬼下载 皇冠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