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陜西“80后”作家扶小風——為夢想 徒步走黃河

來源:西安晚報 | 張瑩  2019年11月22日08:45

扶小風

黃河內蒙古段一瞥

黃河山西段一瞥

在虛構文學成風的當下,陜西“80后”作家扶小風一直堅持非虛構寫作。為寫出一部致敬母親河的作品,他今夏辭掉外企工作,開始徒步考察黃河。

21日,記者連線了剛剛抵達包頭的扶小風。從6月28日開始,他已徒步3000多公里,走過山東、河南、山西、陜西、內蒙古五省(自治區)22個地市的60個縣區(旗),見證了黃河的雄壯神奇,收獲了對母親河的別樣感動。

本報曾為他散文集舉辦研討會

扶小風,本名李宇飛,寶雞扶風人。雖是一家外企的工程師,但業余熱愛寫作,在《湖南文學》《延河》《青海湖》等文學期刊發表大量作品,是陜西“80后”實力派作家代表。

2014年12月,他出版了第一部書《湋川筆記》。這是一部展現湋河流域扶風厚重歷史和燦爛文化的文化散文集。在書中,扶小風穿越周風秦韻的霧嵐,回望、凝眸湋峰塔、法門寺、青龍廟、班固墓、賢山寺、姜嫄祠、隋文帝陵等家鄉名勝,在歷史交疊與文化沉浮中回望故土,將鄉愁融入了對歷史的反思、對文化舊跡的巡禮和對歲月的感嘆中。

2016年8月6日,《西安晚報》在寶雞舉辦“鄉愁散文與西鳳文化”主題散文論壇,邀請專家對《湋川筆記》進行研討。與會專家學者給予很高評價,認為該書是“扶風歷史文化地理集大成者”。此后,《湋川筆記》接連斬獲第七屆冰心散文獎、第四屆柳青文學獎。

徒步黃河是最虔誠的朝圣之路

在很多地方的文獻中,扶小風發現:黃河是貫穿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一個高頻詞。為此,他開始心懷敬畏地搜集關于母親河的文史資料,對厚重古老、磅礴大氣的黃河有了更深切的認識。

這時,一個發現令他很惱火:中國人寫的關于黃河的文史資料普遍比較久遠;近代很多知名的關于黃河的史料是外國人寫的,比如英國人艾略斯的《1868年赴黃河新道旅行筆記》、德國人臺飛寫了《西藏行記》、美國人比爾·波特寫的《黃河之旅》等。

這一尷尬的發現,激發了他的創作雄心:為什么不能走一次黃河,尋找哪些快被湮沒的歷史遺跡,全面記錄和平年代的黃河呢?這念頭像種子一樣,在他的心田生根發芽。

從2017年起,他開始行動了。不僅繪就了40多頁的《沿黃河行走路線圖》,還將沿途要走訪的遺址、景區、古跡、村莊名稱、住宿地點等一一標注。在征得妻子同意后,他還有計劃地參加體能鍛煉,有意識地學習戶外生存技能。

今年6月,他辭去外企工作后,寫下這么一句話:“每個人朝圣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堅定地認為,沿黃河徒步而行,這是徹底洗滌我浮躁內心的一次旅程,也是我人生中一次最虔誠匍匐大地的朝圣之路。”

已完成對黃河中下游河道的考察

6月28日,扶小風背著一個偌大的登山包,拿著兩根登山杖和一臺相機,從山東東營黃河入海口出發,沿黃河河道逆流而上,開始了對母親河的朝圣。

21日上午,剛剛抵達包頭的扶小風在電話里說:經過147天的漫漫征程,已徒步完成整個黃河中下游河道的考察。一路上,走過了山東、河南、山西、陜西、內蒙古5省(自治區)22個地市60個縣區(旗),搜集到許多關于黃河兩岸城鎮村莊的地理、民俗、人文、歷史、生態等資料。“走了這五個月,收獲蠻大的,拜訪了很多沿途村莊的百姓,留下了很多寶貴的錄音資料。當看到南水北調的東線和西線工程的差異后,我就暗自感嘆國家現在真的非常強盛了。”

在山西中條山,扶小風特意去了王峙溝、西鄭村、坑底村,拜謁了三處陜西抗日烈士的陵墓,然后去溝南村和碼頭崖拜謁了抗日戰爭時期陜西將士跳黃河的地方,采訪了知情的幾位老人,收集了許多珍貴的資料。進入陜北后,他對黃河岸邊陜北獨特的文化,也進行了較為詳細的了解。一路走來,他感覺收獲更多的還是內心的感受,“可能這就是徒步的魅力,只有慢下來,才能找到想要的東西,才能發現那些平凡卻又偉大的東西。”

在扶小風這聽似輕松話語的背后,掩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意外:因為背負比較重,加之不斷地翻山越嶺,他頭一個月就磨壞了兩雙登山鞋;進入菏澤境內后,他的一只腳血泡感染化膿,不得不進行引流手術;中條山從解峪鄉到祁家河鄉近70公里的山路,他冒著大雨兩天翻了過去,晚上九點多才找到一戶山里人家投宿……

一草一木一村一鎮都是蒼生

在出發之前,扶小風就想從黃河口走到黃河源頭,完成一本真實反映黃河兩岸歷史變遷的人文地理著作,即他自稱的“徒步黃河,發現隱秘的中國”。

走了近5個月后,扶小風的想法改變了。他未來可能會寫三本關于黃河的書:第一本記錄走黃河的真實經歷,看到的、遇到的、發生的,讓讀者跟著文字,讀他走黃河的整個過程,感受母親河的厚重與新中國70年來黃河兩岸的滄桑巨變;第二本想寫一部文學性強一些的長篇散文;第三本想與出版社和畫師合作,給孩子做一套關于黃河文化的繪本。

雖然文學寫作風格多樣化,寫作方式也五花八門。但扶小風認為,偏向于地理文化散文以及游記作品,實際考察是十分必要的:像田曙嵐《海南島旅行記》,就是作者騎自行車完成的;范長江的《中國的西北角》,是他孤身一人深入西北考察,完成了這部影響力非常大的作品。每一個心懷夢想的人,都需要秉持執著的追求精神,以及為夢想所努力的精神。

“為了夢想,我沒有退路了!”他說,在身體不出意外的狀況下,預計明年六七月間能抵達美麗的黃河源頭,完成徒步走黃河的計劃。

臨結束時,扶小風不由感慨:“走黃河,在路上,一草一木,一村一鎮,都是我的蒼生。”

(文/西安報業全媒體記者章學鋒 圖/受訪者提供)

宙斯2走势图 卡五星麻将多少张 杭州麻将5块微信群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的 二分彩 直接投资工具包括哪些 辽宁35选7 陕西快乐10分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手机 贵州十一选五11号 友乐广西麻将漏洞 球探比分app苹果下载二维码 美女麻将真人馆单机 江都麻将单机百搭 足球比赛比分直播网 广东麻将新手 北单比分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