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出版界聚焦《新時代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 出版界聚焦《新時代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孫海悅  2019年11月20日16:32

“這個文件值得高度重視,大有文章可做。”中共中央、國務院日前印發《新時代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后,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人文編輯部負責人何正國在微信朋友圈表達了這樣的感受。

《綱要》中提出的“組織推出愛國主義精品出版物”“創作生產優秀文藝作品”等,都給予出版人方向指引和選題啟發。

指引出版方向

◆把提高質量作為生命線,更加重視現實主義、愛國主義題材作品,把愛國主義教育行動內化成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的精神力量

《綱要》釋放了哪些值得關注的信號?“愛國主義主旋律作品將得到全面加強,針對青少年的愛國主義主題作品將得到進一步加強,愛國主義作品的內容將得到進一步豐富和拓展。”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長路英勇判斷,與此同時,出版物的傳播實踐借助現代技術手段和傳播載體也將進一步拓寬。

《綱要》提出的有關文藝出版的要求,是作家出版社關注的重點。路英勇表示,將進一步通過出版優秀愛國主義文學作品,大力弘揚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深入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唱響人民贊歌、展現人民風貌,生動展示人民群眾在新時代的新實踐、新業績、新作為。

“各家出版社將愈加重視圖書出版的社會效益,著力打造精品力作。”何正國認為,愛國主義教育類圖書將成為主題出版新熱點,成為各家出版社爭相開掘的領域。與愛國主義教育緊密相關的人文類讀物將迅速崛起,成為少兒圖書細分市場一個重要板塊,“甚至可與市場份額最大的兒童文學板塊分庭抗禮”。

青島出版社教育分社首席編輯黃銳談道,出版界要更加明確地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把提高質量作為生命線,更加關注現實主義、愛國主義題材的優秀作品,多出凝聚民心、鼓舞干勁的好書,把愛國主義教育行動內化成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的精神力量。

認真研讀《綱要》后,湖南人民出版社政治理論讀物編輯部項目編輯周熠深刻感受到,在新時代,出版工作者要自覺增強政治意識、責任意識、創新意識,責無旁貸地為新時代愛國主義宣傳做好本職工作。

啟發選題思路

◆打造新內容、采用新形式、依托新載體,實現傳統出版和數字出版等多媒體融合出版,讓讀者更加喜聞樂見、感同身受

《綱要》印發后,不少出版人敏銳地將其與下一步選題策劃方向關聯起來。正如何正國所說,《綱要》中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可以挖掘相應的選題資源。

路英勇表示,作家出版社將以《綱要》發布為契機,進一步加大愛國主義尤其是針對青少年的愛國主義作品出版力度,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和意識形態教育,采取有效激勵措施,鼓勵愛國主義主旋律作品出版。目前,已有反映英雄人物、國家重點工程、扶貧攻堅等方面的一批愛國主義題材作品被列入選題規劃。

對于緊扣《綱要》策劃優質選題,何正國已經初步設想了一批面向低幼兒童、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等群體的選題,如以繪本、兒歌的形式介紹我國基本國情;通過生動有趣的故事形式深入挖掘重大紀念日、重大歷史事件蘊含的愛國主義教育資源,宣傳具有愛國情懷的地方先賢、知名人物,介紹中國歷史文化、非物質文化遺產等的讀物。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階段,《綱要》體現了鮮明的時代特征。”黃銳的思考是,要堅持融合出版方向。“愛國主義教育必須打造新內容、采用新形式、依托新載體。只有實現傳統出版和數字出版等多媒體融合出版,才能讓讀者更加喜聞樂見、感同身受。”結合《綱要》提出的8個方面的教育內容,他認為今后可以把挖掘英雄模范人物、謳歌新時代的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以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等作為發力點。

周熠認為,出版人要將時代精神、時代特色融入愛國主義教育出版,要深入研究不同年齡、不同成長階段讀者群體的需要,有針對性地推出精品讀物。《綱要》也讓她找到了選題策劃的方向:聚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聚焦“深刻認識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牢記紅色政權是從哪里來的、新中國是怎么建立起來的”,用有特色選題感染讀者;向少年兒童做好黨史、國史、國情、國家安全、英雄人物等宣傳,用愛國主義精神“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做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讀物及中國地理讀物的出版,增強民眾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

踐行使命擔當

◆開展多種形式的校外研學、實踐活動,使愛國主義教育真正進課堂、進教材、進頭腦,促進全民閱讀,引導青少年“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綱要》為出版人在做好愛國主義教育大文章中應起到的凝聚思想共識、熔鑄精神追求的作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在中國編輯學會會長郝振省看來,就提供精品出版物而言,既要有針對小讀者的兒童讀物、教輔讀物,又要有針對城鄉公民的愛國主義理論讀物;既要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紅色文化內容的歷史文化讀物,又要有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新時代以來先進文化內容的當代文化讀物。就提供出版物的形式而言,不能僅限于傳統紙質出版物,各種題材、體裁、內容要分眾化、差異化,要接地氣、有生氣、聚人氣,有情感、有深度、有溫度;要借助融合發展的載體、平臺,借助“互聯網+”、VR、AR、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打通線上線下、堅持圖文并茂,把優質愛國主義教育內容最大限度地推廣下去、傳播開來。就促進全民閱讀而言,可以針對不同定位、不同性質的書屋,如農家書屋、職工書屋、社區書屋等配送不同的愛國主義內容圖書;選擇不同的讀者對象,邀請圖書編輯講解圖書的內容和特點、重點與難點,使圖書發揮出最大作用;開展閱讀征文活動,使愛國主義內容出版物真正進入國民心靈深處。

“教育出版要勇于沖在第一線,引導青少年‘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黃銳說,要加強教材建設,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夢教育,黨史、國史、改革開放史教育,強化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進步教育,國家安全教育和國防教育等愛國主義教育內容融入各級各類教材編寫中,并開發內容和形式新穎的配套教學資源和教育輔導讀物,開展多種形式的校外研學、實踐活動,使愛國主義教育真正進課堂、進教材、進頭腦。

宙斯2走势图 天津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比分 单机二人麻将app 浙江快乐彩 手机上微信麻将红包app 老版188比分直播 幸运11选5技巧 足彩专家读盘比分预测 青海11选五5开走势图 巴西对战比利时比分预测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nba比分在线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图 北京麻将馆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可提现二人麻将 3d图库图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