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的公安情緣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高洪波  2019年06月23日08:54

《硝煙突圍》   丁 娜繪

我有兩年的少年時光是在貴州土地上度過的。13歲到15歲間,由于父親工作不斷調動,我在畢節一中、黔西一中和都勻一中就讀,然后由都勻一中轉學到北京十五中,3年后從北京入伍到云南陸軍第14軍40師。

1978年,我在云南度過了10年軍旅生活的最后一個春節。當時我在屬安順現屬貴陽的開陽縣接新兵,在一個名叫青禾的小鎮上住了將近兩個月,走村串寨訪問新兵家庭,貴州的山鄉村寨過年盛況讓我終生難忘。尤其是布依族寨子的火熱與真誠令人感念不已,至今回味無窮。

都勻的劍江,畢節的苗山,黔西的小河都曾留下我的少年記憶,開陽的春節為我的軍旅生活畫上了一個句號,因為把新兵培訓完我便轉業回北京了。但貴州對我一直有故鄉般的感覺,正是這種親切和親近感促使我愿意走貴州,看貴州,也愿意寫貴州。

2008年春節期間冰雪凝凍災害發生的時候,我曾帶著一批作家訪問貴州。那場災害讓貴州損失慘重:斷電,斷水,斷路,整座山的大樹一片片被冰雪壓斷。

正月初八那天,我帶著一批作家、詩人從北京來到都勻,在福泉和三都進行實地采訪,和電力工人們登山架線,還采訪了都勻市公安局。干警們講述了他們如何在斷電的情況下,堅持用警燈照亮都勻,保一方平安的故事,還有在陡滑的山路上,如何舍生忘死保護行人的故事。適逢元宵節,都勻舉辦了一場鼓舞士氣的廣場朗誦會,會上我借《我的心在貴州》一詩表達了對貴州這塊土地的深厚感情。

我愛人擁有警銜,我是警屬。由于這個身份,我參加過無數次公安文聯的活動。公安文化不同于軍旅文化,也不同于石油文化或電力文化。我認為公安文化是僅次于軍旅文化的一種涉及面極廣,與每個人都密切相關的特殊文化。

公安文化是保平安、定人心、暖萬家的幸福文化,也是英雄輩出、慷慨激昂的現實主義革命文化。我的老前輩、著名詩人張志民就是公安文化重要的創始人,他寫過很多好詩,也寫過很多公安反特小說,譬如上世紀50年代的《孤墳鬼影》等。

公安文化值得人們尊重。貴州的公安英模有大方縣女民警陳敏、漂亮但剛強的女法醫趙晶晶、傳奇老刑偵占必成、身殘志堅的英雄干警張秀昊等典型。當這些英模坐在我們面前時,我們能夠把目光從材料中拔出,直接與他們交流、對話,這是非常難得的開拓眼界、增加閱歷的機會。

需要說明的是,作家采訪的文學性及細節要求超于新聞性,盡管作家面對的是真人真事,但并不是隨意發揮,盡情聯想。它有特定的局限性,也考驗著作家的藝術修養和文字功夫。這是公安文化對我們提出的要求,也需要我們提交一份較好的答卷。

我的老戰友李迪從10年前采訪丹東看守所開始,就結下了公安情緣。他寫深圳,寫無錫,寫好多地方的公安干警,他的公安情緣比我還要濃。借助李迪的筆,我對公安系統了解不斷加深。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把自己的貴州情結和公安情緣借助文字表達得更加出色,體現在我們每個人的作品中。

書寫公安文化的過程中,警民兩支文學隊伍有分流,也有匯合。公安作家和我們這些非公安作家們在一起,能向廣大讀者更全面地展示整個貴州公安系統的風貌。

公安戰線在和平年代里犧牲最大,每年平均有四五百名公安干警犧牲,幾乎天天有犧牲。現在媒體發達了,我們能及時看到讓人痛心的案發現場。但我們并非單純為了描寫悲壯、展示慘烈而做這件事,而是要在新中國成立70年的特殊背景下回顧公安隊伍的成長,通過貴州公安,進而展示整個中國公安隊伍這支鐵軍的風貌。

宙斯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