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彰顯戰爭中的人性光輝

來源:文藝報 | 仲呈祥  2019年06月21日08:15

符祥平 攝

由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廳出品,福建省實驗閩劇院創排的閩劇現代戲《生命》緊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等重大時間節點,是一部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紅色題材作品。該劇由陳欣欣編劇,張曼君導演,周虹、陳瓊、江忠巖、肖翠云、倪愛民、林杰、曾志輝等主演,作為福建省藝術精品創作機制“火花茶會”策劃的重點劇目,取材于姜安的長篇小說《走出硝煙的女神》,講述了在新中國誕生前夕,一支由50個懷孕女軍人組成的特殊隊伍,在隊長陳大蔓的帶領下,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歷經重重艱難險阻,在戰火中生下50個與共和國同齡的孩子,在慘烈戰爭中創造生命奇跡,以生命呵護生命,以堅定信念迎接新中國的誕生的故事。

閩劇《生命》主題的開掘不僅對閩劇,對整個文藝創作都有啟示意義。該劇視角獨特,題為《生命》,就是要寫戰爭與生命、戰爭與人的關系,通過史詩般的解放戰爭中的故事來結構情節、塑造人物,揭示中華民族文化的深刻內涵,彰顯人性中最真實的東西,這就是劇作家陳欣欣根據原著所想要表達的。許多作品在處理這樣的題材時離開了黨所倡導的歷史觀和文學觀,似乎走入了歧途,把革命戰爭的革命性同人性對立起來,把人的生命意識同人的革命理想對立起來。但是這部作品的價值就在于它正確地站在歷史觀、美學觀的立場上,深刻地表現了戰爭與生命、戰爭與人的關系,倡導生命意識,這是該劇在題材開掘上的新意。

劇本不僅在題旨上,在結構上也獨具匠心。第一場是授命,授命的中心是表現主人公陳大蔓,這個人物性格倔強,戰爭這個嚴酷的環境把她鍛造成了一個不像女人的女人,她缺乏女人味、女人的情懷,成了一個“假小子”。她的行為習慣和行為準則是一切以戰爭勝負為準,此外都不考慮。陳大蔓出場時對于這個孕婦隊是不理解的,對這些孕婦是有看法的,她唱道:“戰火中還忙著當媽當娘”,這是全劇的點睛之筆,表現了大蔓的精神境界和精神高度,這個境界是戰爭對正常女人的性格扭曲,是嚴酷的戰爭環境造成的。她轉變的關鍵在冰姑,冰姑的出現說服了她,她勉強接受了任務。冰姑關鍵的臺詞:“她們中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經犧牲,她們懷的是烈士的遺孤!”這句話不僅打動了臺上的演員,也打動了臺下的觀眾,是很有說服力的,表明為什么要重視這些孕婦,這是共產黨人的生命意識。

第二場戲是出發,引出來的關鍵人物是軍醫徐松,然后再引出劉雪鳴,這兩個人物顯然是精心設計的。徐松帶來國民黨軍隊對共產黨人的看法:“共產黨怎么會有這樣的女人?”但是他是真心投誠過來的。劉雪鳴是富家女、知識分子,這兩種人從兩種視角看待陳大蔓的人性,看待陳大蔓對生命的觀念,多個視角去看,增加了這個作品的豐富性。

第三場戲就出現了很重要的、核心的托物言志的東西——背包。因為她們對待背包的態度是不一樣的。劉雪鳴有劉雪鳴的態度:背包里裝著我孩子的東西,那就是我的未來我的命。但是大蔓很清楚,那些妨礙行軍的、影響戰爭的、會危及你們生命的包袱,必須扔掉。這就產生了戲劇沖突。背包成了“托物言志”的“物”,背包背后不同的情字得到體現,所以要在背包上做文章,看待不同女人對背包的態度,又更進了一層。

第四場戲展示了戀情,鄭強對大蔓久有戀情,大蔓開始對他幾乎是不屑一顧,這里的關鍵就是李大腳出場了,李大腳帶出了戲,帶出了她和猛虎團團長丈夫的感情,以及她對老潘的猜忌。尤其從李大腳又引出了第二個托物言志——染指甲。這個細節選的非常好,“染指”這個詞本身有雙關意義,李大腳有一句非常關鍵的臺詞:誰鬧著玩啊?染指甲的手照樣拿刀拿槍殺敵人!求美之心人皆有之,戰爭環境里面女人也是愛美的。從背包到染指,后面是典型的事件——羊肉湯。熬羊湯已經開始表現大蔓精神的變化,表現了大蔓女性細膩的一面,她告訴鄭強“你要熬爛一點給孕婦吃”。這里通過鄭強一句重要的臺詞來肯定她:你的心挺細的嘛!“羊湯”也是托物言志的,困難的戰爭環境能打一只野山羊熬湯,在物資匱乏的情況下給孕婦補充營養,寫得非常好。但是這里又引出了劉雪鳴的不適應,孕婦有反應,覺得羊肉湯有膻味,一下子把一碗羊湯給灑了。這些情節都是人物性格發展的歷程,妙就妙在這里。該劇靠情節取勝,不僅通過情節來展示人物性格的發展史,而且展示人物形成性格的社會關系的發展史。通過徐松把國民黨一方帶進來,通過劉雪鳴把不同階級地位的、不同成長經歷的人帶進來,把不同的關系都匯聚到戰爭環境中來。

第五場是帶著浪漫主義的色彩與腹中胎兒對話,不同的女人跟自己的胎兒對話,中心都是講你爸爸在為新中國奮戰,表現出了這些孕婦的理想、情操、信仰、情懷。對話完后引出司令跟冰姑的感情,傷疤也是托物言志的,講傷疤講出了戰爭時期女人對男人的情義。這些事情一層層出來,促成了大蔓這個人物精神軌跡的轉變,逐步揭示了她人性深層的東西和她精神追求的高度。

第六場戲是典型地在李大腳身上做文章,寫李大腳用特殊的方式御敵,她一邊打槍一邊生孩子。劇中李大腳用實際行動表現她的人物性格,她真的是用染著紅指甲的手在打敵人!在她終于生了個兒子時,劇情發生大轉折,她得知心愛的丈夫犧牲了!劇情首尾呼應,因為第一場戲就講了她們中有的人丈夫已經犧牲了,但是要保密,最后講出來潘團長犧牲了。所有的這些造成了令人信服的大蔓思想的轉化,大蔓本來就是個英雄,現在成了個巾幗英雄,變成了一個有情有義、有情懷、有擔當、有人性、有關愛的大英雄了。

張曼君導演找到了表現特殊題材的特殊形式,整個舞臺表現很自然流暢,整個藝術的基底是和諧的。希望這個戲精心加工,成為福建省實驗閩劇院的一部保留劇目,成為一部現代戲創作中能夠立得住、傳得開、留得下的好作品。

宙斯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