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伶伶創作:沉潛于生活深處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黃靈香  2019年06月21日19:14

2016年11月29日,延邊人民出版社確定出版李伶伶兩本小小說集。2018年4月,《起舞》和《羊事》出版發行。為時一年半的時間里,我與李伶伶和她的文字有了一段特別而難忘的旅程。

《起舞》95篇作品。《羊事》90篇作品。時間跨度為2005年至2016年,基本囊括了李伶伶的全部小小說作品。從最初的《張三買藥》《記性》,到《一只有尊嚴的貓》《馬哈的失敗史》,整體水準很穩定。

李伶伶的伏筆運用得尤為巧妙,作為《起舞》《羊事》的責任編輯,反復閱讀書稿,更深地體會到這54萬字所包含的價值和意義。深入閱讀、編校李伶伶的作品,可以感觸到伶伶溫暖的、開闊的、敏感的、謙卑的、疼痛的、柔弱的、堅毅的心。

《翠蘭的愛情》中,翠蘭的性格十分鮮明;《姐姐》中,身高一米八四的姐姐身上發生的悲劇,至今不能釋懷;《蘭是一種美麗的花》帶來的淚水;《輸在日喀則》《臨街的窗》等作品帶來久久的感懷。

伶伶記敘的故事,是生活中每時每刻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我說服自己,這是小說,別陷入太深。可讀著讀著,我便進入了伶伶的氣場,伶伶對作品節奏的把控很是從容。我曾經把身邊的故事講給伶伶聽,很快伶伶就用文字生動地呈現出來了,就是作品集中《香甜的糯米糊》、《將軍怕什么》。和伶伶交流,才知道,她也時常被自己的作品感動得流淚,比如《蘭是一種美麗的花》等。

伶伶由于身體的原因,是趴著寫作的。可是,讀伶伶的作品,卻讓我時時感到,伶伶是站立的,是跋涉的。伶伶是青春的,卻已歷盡滄桑。《起舞》和《羊事》中有伶伶精神上的掙扎和超越,這是李伶伶作品的文學價值。

李伶伶沒有給自己的寫作賦予嚴肅宏大的命題,沒有復述個人日常生理上的疼痛,以及由此所帶來的消極情緒,她傳遞出來的普遍是愛與信心;李伶伶也沒有刻意去體驗生活,她誠實地沉潛在生活深處,她的文學坐標是接地氣的,是堅實的。對寫作者來說,文學坐標越是穩固,上升的空間越大。

面對越來越殘破的自己,伶伶默默承受,且在作品中絲毫沒有表示出怨世情緒,這是何等的淡定。遠離熱鬧,境界上去了,視野自然就打開了。如果只是探尋寫作技巧,作品是很難獲得深刻品格的。讀伶伶的作品,感覺她的精神品質,是承擔的、思考的、質疑的。

通讀伶伶的作品,了解伶伶的日常所思所想,覺得,不管伶伶的小小說以怎樣的形式出現,作品中都包裹著伶伶一顆醒著的心。由此,把伶伶的生活照亮。由此,把編者的心、讀者的心照亮。而當無數顆心彼此照亮,這個世界,就是晴朗的,就少了許多荒涼,這是李伶伶作品的文學意義。

與抑郁癥相抗爭的“黑白時間段”里,伶伶唯一的療法便是讀書寫作。自立自強是伶伶的個性,伶伶不訴苦,不輕易尋求精神援助,她將自己困在文學的孤島,探尋生活的勇氣和愛的能力。也因此,她的作品承載著豐富的生活內涵。縱觀李伶伶的作品,關于“死亡”和“愛情”的主題出現的頻率是很高的。這讓我想起史鐵生,一位把生命和寫作結合得如此緊密的作家。

每個人都有一個內在的自我,都有其內心的生活,關鍵是,我們是聽從內心的召喚,傾聽善的聲音,還是相反。在這里,愛,不是簡單的給予,慈善不是轟轟烈烈的形式。尊重與愛,是伶伶發自內心的真切呼吁和吶喊。

伶伶的故事告訴我們,優秀的作品根本在于作者的修身為人。伶伶是逐漸接受殘破的自己的,這對一個意識清醒的人來說,是多么大的折磨。李伶伶卻說,希望大家更在意我的作品,而不是關注我的身體。所以說,李伶伶勵志故事的本身,同樣是一部精彩的作品。

2017年,李伶伶被授予“葫蘆島好人?時代楷模”稱號。主辦方邀請我為李伶伶書寫并致頒獎詞。頒獎詞中有這樣一段話:李伶伶是一個天使,用美好驅趕絕望;李伶伶是一位工匠,用忘我雕琢眾生百態;李伶伶更是一名戰士,在自己的文學陣地上頑強抵抗。

李伶伶用她的故事告訴我們,努力就有希望。

 

附:李伶伶創作談

宙斯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