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藏在老刑警心底的故事

來源:人民公安報 | 張策  2019年06月21日08:47

占老今天坐在我面前時的平靜,那是多年刑警生涯里錘煉出來的,是常人難以揣摩的心理素質,是燃燒的激情冷卻后的沉淀——

想和他聊聊,最先是源于他的名字。他叫占必成。

他說:“當年有犯罪嫌疑人,給我起個綽號,叫戰必敗。”他的話引起全場的笑聲,而他的笑容里,分明是一種自豪,一種屬于身經百戰的老刑警的自豪。

但他的笑容很快消失了,他說:“不過,任何人也不敢說自己百戰百勝。作為刑警,就更要始終保持嚴謹。想當年,貴州有過錯案的教訓,甚至,錯殺過人。”說這話時,他已面沉似水;而我,則怦然心動。原定的采訪計劃頓時打亂,當第二天我在他家里坐定時,我說:“我想聽您說說那起錯案。”

他說:“我想和你說的,也是這起錯案。”

和一位在刑偵戰線馳騁四十余年功勛卓著的老刑警談他經歷過的錯案,我心里有一種復雜的滋味。但看坐在我對面的他,卻是平靜如常。他的窗外綠蔭似水,市井的喧囂則遠遠地飄來,似有似無。

他說,那是1984年的盛夏。貴陽城里連續發生了三起大案,先是兩名罪大惡極的在押人員從看守所里脫逃,然后是一家三口被滅門殘殺,再后是一名女青年在山上與男朋友約會時被人殺害。三起大案在幾天的時間內先后發生,給貴陽警方乃至貴州全省公安機關都帶來極大的震動。時任貴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的占必成,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更何況,1983年開展的“嚴打”斗爭硝煙未盡,犯罪嫌疑人如此頂風作案,完全是對公安機關的嚴重挑釁。而那兩名堪稱窮兇極惡的家伙,竟然在看守所外的樹干上刻下“重獲自由紀念”的字樣,囂張氣焰讓貴陽刑警個個怒火中燒……

占老的家位于貴陽森林公園半山的一座小鎮,小院里花草繁茂,靜謐安詳,把占老的居室遮出一片清涼。但聽著占老的講述,我仍然可以感受到當時各級領導和刑警們的灼痛和激憤,還有那種急于破案的心情。

“刑警需要冷靜。需要心里能裝事兒,能及時把案子與案子在頭腦里串聯起來。”占老說,語調很平和。

我揣摩著他的意思,竭力在腦子里把他講述的三件事串聯起來。零碎的記憶在述說和傾聽中陸續歸還到歷史應有的位置上,我從中捕捉著錯案的痕跡。

女青年被殺案很快破了,刑警們一 開始就把當時在現場的男友視為最大的嫌疑人。據占老說,這個青年雖然只是個普通工人,但文質彬彬,喜愛寫作。戀人在自己面前被害,他表現得悲痛欲絕,但他在痛苦中寫下的“用你們的雙手送我去和她見面”的話,卻使刑警們對他產生了懷疑。當然,女青年身體上的痕跡,也把懷疑目標指向了他。

我聽著占老平靜的述說,竭力捕捉他的語調中的變化。我知道要窺探一名老刑警的內心是極其不容易的事情。見過太多的生死,每一名刑警都是淬過火的鋼鐵,冷靜而剛強。

1983年的“嚴打”風暴,我也是親歷者,當時我在北京市公安機關任職。我體會得到占必成和他的部下他的戰友們當時的沉重。我知道一名刑警面對囂張的挑釁和人民群眾的痛苦時會是怎樣的焦灼與憤懣。我也知道當時的混亂和急迫使空氣在怎樣地燃燒。占老今天坐在我面前時的平靜,那是多年刑警生涯里錘煉出來的,是常人難以揣摩的心理素質,是燃燒的激情冷卻后的沉淀。我突然覺得我的采訪是試圖在這種鋼鐵般的素質間撕開一道縫隙,我甚至覺得我完全不能成功。

其實在今天占老的簡單講述中我們也可以聽明白,當時刑警們并沒有放過面對的所有案件細節,例如在女青年身體上的另一種生物檢材,就一直被刑警們所關注著。但是,錯誤最終還是發生了。我反復詢問占老,這個明顯的失誤是怎么造成的,他說出的緣由卻令我震撼而且沉痛。

當時來自各方面的壓力自不必多說,而那個文質彬彬的男青年的認罪供詞卻壓倒了一切。他自己不想活了。

也難怪,就在一瞬間,柔情蜜意的繾綣被殘酷地踐踏,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熱戀的女人死于非命,而自己竟然在那一刻怯懦了,退縮了……于是,他決心以坦然赴死的悲涼為自己贖罪。

他承認了“罪行”。他其實在那個罪惡的夜晚已經心死,后來的他不過已經是行尸走肉罷了。在這個短而慘烈的故事里,人性的光芒顯得特別刺眼。突然,坐在我對面的占老聲音有了一點微妙的變化,那變化被我察覺,但瞬間即逝。而我卻知道了,身經百戰的老刑警占必成,為什么在幾十年后的今天,想和我說這起錯案。

那兩個脫逃的家伙也很快被抓獲,而對他們的審訊集中在那起一家三口被殺的案件上。他們當然死不承認,他們從脫逃的那天起就把自己完全交給魔鬼了。

而就在一次提審中,一名細心的刑警捕捉到一個微小的細節變化。他問其中一名嫌疑人:“你的手表呢?”嫌疑人回答:“我沒有手表。”這兩句話立刻引起了占必成和他的戰友們的警覺,嫌疑人的斷然否認說明其中必有問題。當時貴陽公安的辦案條件十分有限,押送嫌疑人還是借用的某單位車輛。刑警們馬上找到司機詢問,司機果然在車上撿到了一只手表。顯然,是嫌疑人在押送途中偷偷扔在車上的。

就是這只手表,還了那對青年戀人的清白。因為這只表的真正主人,就是那個文質彬彬的而此時已經被錯殺的男人。

一個環節被突破了,整個頑固的鏈條全部崩潰。接著,在鐵的證據面前,兩個嫌疑人終于低下了頭,承認了在脫逃之后作下的滅門慘案,也承認了在作案之后的逃跑途中偶然撞見那對戀人,遂將男青年控制,搶走他身上的所有財物,然后將女青年殺害。

我注意到,對這兩個窮兇極惡家伙的艱難突破,歷時近一年的時間,其中最重要的環節,是對作案現場遺留指紋的鑒定。據當時的媒體報道,對滅門慘案遺留指紋的鑒定,省公安廳曾調集了全省11名指紋專家反復進行鑒定,但意見也始終不能達到一致。當時的鑒定條件很差,一盞臺燈、一只放大鏡、一把分規,就是全部的工具了。在意見不能統一的情況下,貴陽警方又到省外邀請了在國內享有盛譽的指紋專家來做鑒定。最終,經過這位專家通宵未眠的工作,終于在指紋這個重要環節上,把破案的大門撬開了。

這就叫痛定思痛。我發現其實在這起轟動一時的大案偵破過程中,全體辦案刑警表現出了異常的堅韌。盡管全社會都仿佛在為此沸騰,而他們,始終努力保持著冷靜。特別是在那個男青年自殺式的行為面前,他們的心已堅硬如鋼。

法治進步的舉步維艱,就這樣體現在一起案件的偵破之中。一個人絕望的自我毀滅,讓所有刑警的內心都打下了一個磨滅不了的烙印,以至于多年后翻開塵封的檔案,心底仍然隱隱作痛。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占老,他仍沉默。

貴州公安與共和國同齡,至今已走過七十年的光輝道路。這道路如貴州境內的山山水水,起起伏伏,壯麗如畫。老刑警占必成坐在他樸素的居室里,一樁樁一件件地述說著他經手過的案件,說得云淡風輕,我聽的卻是驚心動魄。從貴州省公安廳刑偵總隊長的位置上退休下來的老人,淡忘的是自己赫赫閃光的功績,銘記著的卻是那一縷錐心的疼痛。

占老家所在的貴陽森林公園,是座年代久遠的老園林了。從他家出來,沿路都是懷抱粗的大樹,挺拔而蔥蘢。占老告訴我,是他的父輩在這里安下的家,而他就出生在這里。他還告訴我,其實他最珍惜的榮譽,是一個社會組織頒發給他的“中國保護未成年人優秀公民”稱號。說到此,他臉上浮現的,是真摯的微笑。我聽了,想說,那是因為你真正懂得了保護生命的意義。而這種懂得,是你用一生的奮斗換來的。

占必成,因為他講出了他藏在心底的故事,而在我的眼前更加高大了。

宙斯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