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創造新的文化產業形態

來源:《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 | 郗琪  2019年06月20日11:25

文學作為文化產業而存在是網絡文學在發展中逐漸形成的。網絡文學作品通過產業化經營創造了一種新的文化產業形態,這是20年網絡文學發展的一大特點和亮點。

我們知道,文化性是關于文化產業更為本質的一種屬性。文化產業相較其他產業形態的一個最大區別就是它的文化性,即文化產業的整個運行過程是關于文化的生產、流通、傳播與交流,是滿足于人類社會的精神發展需求以實現的文明生存。文化產業的全部生命運動是關于文化的符號與意義的生產與交換,而符號和意義是可以改變人們的生存理念、進而改變人們的整個生存方式的。網絡文學以其特有的文化生產方式和網站運營模式,正在發展成一整套屬于自己的文化產業運行模式。網絡文學首先是為讀者提供了豐富多樣的閱讀體驗,作為一種新型的文化產業,它實現了作者、讀者、文學網站、市場全面受益的獨特產業形態。

如前文所述,網絡文學的產業化運營是從2003年起點中文網的“VIP付費閱讀”模式開始的,然后是基于網文IP價值轉讓而跨界經營的“長尾效應”——由購買網絡作品版權進行二度創作的泛娛樂產品,如影視、游戲、動漫、出版、演藝、音樂、有聲讀物、周邊產品等等所形成的產業鏈,即由上游的網絡作品(主要是小說)帶來的中下游文化產品對大眾文化市場的巨大衍生性與資本增值性,使網絡文學從“產業”走向“產業鏈”和“產業化”,創造了一個嶄新的文化產業形態。

商業模式的建立和產業化的經營對網絡文學的繁榮發展意義重大:一是網文作者和網站平臺有了可供經營和依托的經濟收入,找到了發展壯大的出路;二是讓從業者增強了網絡作品版權的保護意識,讓作品成為產品,并有了知識產權的主體身份;三是刺激了網絡文學產業鏈的產生,從此創建了中國網絡文學產業的發展模式,讓網絡文學在市場的作用下得以迅速發展壯大。《人民日報》發文報道:“20年間,網絡文學取得的成績不可小覷。相關數據統計,截至2016年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已達3.33億,中國網絡文學市場規模已達90億元,網絡文學產品進入紅利期。”[1]例如,從作者方面看,2003年步入產業化以后,讓他們走出“非功利性”創作而得到相應寫作收入。今天看來,網絡文學作家的經濟收入主要來自平臺福利、粉絲收入和改編收入三個方面。在平臺福利方面,一些文學網站為了留住有號召力和影響力的作家,會頒布一些對作家的特殊獎勵,讓網絡寫作得到一定的基金支持。第二是粉絲收入,大部分的網站采用的是VIP訂閱制度,通過讀者購買VIP作品,由網站和作者分成,并且,一些有名氣的作家會有粉絲讀者打賞收入。第三部分是由作品改編而獲得的收入,一些超級IP的版權轉讓能為作者帶來不菲的收入,類似唐家三少、天蠶土豆、辰東、夢入神機等一應大神,都相繼進入“富豪榜”階層。如2015年,唐家三少以11000萬的版稅位列網絡作家富豪榜第一,天蠶土豆以4600位列第二,辰東以3800位列第三。

網絡文學作為文化產業,激活了文學市場,為社會創造了文化和經濟雙重財富。根據《2015年網絡文學市場年度綜合報告》顯示,2013年我國網絡文學的市場規模為46.3億元,2014年為56億元,2015年為70億元,另外在北京舉行的首屆“網絡文學+”大會上披露,2016年中國網絡文學市場規模已達90億元,中國網絡文學用戶已逾3億,每年新增網絡文學作品近200萬種,未來十年,網絡文學還將處于黃金發展期[2]。市場化除了網絡作家憑借網文獲得不菲收入外,也為文學網站和移動運營商創造了直接收益,據財經報顯示,盛大文學2012年收入為10.8億元,2013年收入為12億元;閱文集團公布上市后的首份年度財務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閱文集團年度營收40.95億元,同比增長60.2%,凈利潤為5.561億元。這些數據足以看出網絡文學作為文化產業對社會經濟的拉動作用,而以網絡作品為核心所衍生出的紙質出版、游戲、動漫、影視劇、影等相關產業的收入更是高達數千億元。

泛娛樂文化市場的內容源頭

如果說文化產業是21世紀的“朝陽產業”,網絡文學產業則是此“朝陽產業”中更具增值潛力的“藍海產業”和“黃金產業”。在這個過程中, 原創作品位居網絡文學產業鏈的最頂端,它除了能夠在線上直接產生價值之外,其線下輸出的版權也有多樣化的版權衍生和二次價值變現方式。因此, 抓住網絡文學產業鏈的源頭,開發出更多高質量的原創作品,便成為網絡文學產業提升核心競爭力的關鍵。

網絡文學的文化產業鏈圖示

2011年,騰訊提出“泛娛樂”的概念,積極構建泛娛樂生態,即基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的粉絲經濟。在“連接”思維和“開放”戰略下,文化多業態融合與聯動成為數字娛樂產業尤其是內容產業的發展趨勢,以文學、動漫、影視、音樂、游戲等多元文化娛樂形態組合的開放、協同、共融共生的泛娛樂生態系統初步形成。泛娛樂生態系統的核心是IP,關鍵在于充分挖掘并實現IP價值。借助泛娛樂IP“粉絲經濟”效應,通過多元文化形態之間迭代開發,實現泛娛樂內容連接、受眾關聯和市場共振,推動以IP為核心的網絡文學、動漫、影視、游戲、音樂等多產業聯動的泛娛樂生態體系已經基本成型。中國的泛娛樂根植于互聯網土壤,廣闊多元的創作空間、豐富活躍的IP源頭、形式多變的線上衍生和“互聯網+文創”的平臺優勢是中國泛娛樂的特色。[3]

在IP運營價值鏈的結構里,網絡文學處于IP源頭層。2012到2014年間,中國電視劇行業遭遇“穿越劇”、“諜戰劇”限播令等政策變局后,產量明顯減少,直到2015年,隨著大量網絡文學IP改編的電視劇《花千骨》《何以笙簫默》《偽裝者》《瑯琊榜》陸續登上銀屏,創下收視奇跡,讓市場重現生機。其中電視劇《花千骨》單日點擊突破四億,平均收視率2.213%,成為2015年度收視亞軍。而同名IP改編的網絡劇《盜墓筆記》更是創下上線22小時破億的點擊記錄。

同樣由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票房也有不菲的表現,電影《九層妖塔》總票房達到6.78億元,《致青春》票房高達7.19億。網絡文學IP改編作品對影視劇產業的激活作用不可否認,一時間,一直不被主流文學承認的網絡文學炙手可熱,網絡文學IP改編甚至一度被視為國內影視劇產業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4]

另外,網絡文學讀者在游戲用戶中所占的大比例,使網絡文學IP的游戲改編獲得很高的推廣價值。網文IP改編手游的火爆,推動了網絡文學改編游戲的熱潮,如《花千骨》《羋月傳》《瑯琊榜》《不敗戰神》等改編為同名手游,《擇天記》《我欲封天》《完美世界》等改編為同名端游,均受到玩家歡迎。根據《2017年中國二次元行業發展現狀分析及市場發展前景預測》顯示,2014年我國二次元手機游戲市場規模為5.46億元,2015年為13.84億元,2016年為29.31億元,2017年達到41.22億元。另外2015年我國網絡游戲市場銷售收入為1407億元,2016年為1655.7億元,并且將繼續呈現快速增長趨勢。在游戲市場上,由網絡小說改編的游戲占有相當高的比重。

在動漫領域,網絡文學IP也有很好業績,根據《2017年中國二次元行業發展現狀分析及市場發展前景預測》顯示,我國動漫產業從2005年的不足100億元,增長到2014年的1000億元左右,2020年中國動漫產業有望在現有規模上翻一番,產值規模突破2000億元,未來國產動畫市場前景將更加廣闊,由網絡文學作品改編的動漫是其中最具活力的部分,如閱文集團斥資5000萬打造的《擇天記》成功后,國漫越來越受到玩家重視和喜愛。

在音樂方面,已有許多為粉絲喜愛的網絡小說被填詞作曲,如《步步驚心》的相思十誡,《盜墓筆記》的機關,《風姿物語》的青蓮雪等,改編成電視劇和游戲后就有與之相匹配的歌曲流行。網絡文學作品催生了許多民間歌手和作曲填詞家,豐富了音樂平臺,比如歌手雙笙,從最開始的業余歌手轉向專業歌手后,發布了多首歌曲,也獲得了許多粉絲。

網絡文學IP內容的創富神話,刺痛了逐利資本的敏感神經,風險投資人、內容生產者時時都在尋找可以價值最大化的超級IP,如天蠶土豆的《大主宰》、耳根的《我欲封天》、貓膩的《將夜》、滄月的《聽雪樓之忘川》、烽火戲諸侯的《雪中悍刀行》、酒徒的《烽煙盡處》、驍騎校《匹夫的逆襲》、周浩輝《死亡通知單》、冶文彪《清明上河圖密碼》等,都是資本吸金大戶,吸引阿里影視、騰訊影視+、百度華策影視等巨頭紛紛聚集到IP收購和開發中來。互聯網的產業鏈可以整合內容資源(IP)、生產過程、跨媒體播放平臺等,將它們無縫對接,而互聯網大數據又可以幫助投資人有效分析IP粉絲團基礎,預估IP的商業回報,降低投資的市場風險。

20年間的風雨之路,網絡小說的成果就像一粒粒種子,從源頭源源不斷的流向產業鏈條中的其他部分,為它們提供創意支持,既創造并壯大了新的文化產業,也讓網絡文學作品得到更廣泛的傳播。

【1】孫任鵬:《中國網絡文學“吸粉”又“吸金”,用戶超3億市場90億》,《人民日報》(海外版)2017年8月21日。

【2】許旸:《首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披露 去年網文市場規模達90億元》,《文匯報》2017年8月12日。

【3】公信部:《2018年中國泛娛樂產業白皮書》, http://mp.weixin.qq.com/s/62YdewpFo-fLE3BsGIDxnA,2018年3月21日查詢。

【4】陳蓉:《網絡文化產業研究》,2005年武漢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宙斯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