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為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01
彼得·漢德克:我是自己的囚徒

對于我來說,閱讀就代表著偉大的生活,一位來自于19世紀的著名的作家約瑟夫·艾辛多夫,德國的一位詩人,他也是一位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家,他曾經說過一句話,“詩就是這個世界的心”,但是對于我來說,閱讀就是這個世界的心,對我來說,生活不是去電影院或者去博物館,而是作為一個孤獨的閱讀者。

來源:澎湃新聞
02因為《人間喜劇》,小說成為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

今年是巴爾扎克誕辰220周年。他被人們稱為“現代法國小說之父”,筆下的《人間喜劇》不僅讓小說成為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讓其成為一種世界的文學類型。

02
因為《人間喜劇》,小說成為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

今年是巴爾扎克誕辰220周年。他被人們稱為“現代法國小說之父”,筆下的《人間喜劇》不僅讓小說成為法國文化的一幅肖像,而且也讓其成為一種世界的文學類型。

來源:文匯報
03角田光代:幸福是一條上坡路

由于女性獨特的敏銳,經由參與家庭的構建,感受到了新時代的考驗:教養子女若按照他人需要的意義、愛和認同,她們既無法確認自己作為“人”的意義,也無法感受到“完美小孩”與自己情感層面的聯結,這個時候應該怎么辦。這是我所認為的,角田光代小說的意圖:幸福永遠是一條上坡路。

03
角田光代:幸福是一條上坡路

由于女性獨特的敏銳,經由參與家庭的構建,感受到了新時代的考驗:教養子女若按照他人需要的意義、愛和認同,她們既無法確認自己作為“人”的意義,也無法感受到“完美小孩”與自己情感層面的聯結,這個時候應該怎么辦。這是我所認為的,角田光代小說的意圖:幸福永遠是一條上坡路。

來源:文學報|張怡微
04 加繆逝世60周年: 在上了光的紙上固定一個生命的四分之一秒

1960年1月4日,法國作家、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加繆與友人乘車前往巴黎的途中遭遇車禍,不幸身亡。今日正是他逝世六十周年紀念日。譯林出版社最近推出了新版的《孤獨與團結:阿爾貝·加繆影像集》,由加繆女兒卡特琳娜·加繆親自整理、編寫,收錄了加繆的珍貴私人照片、手稿、海報等資料。

04
加繆逝世60周年: 在上了光的紙上固定一個生命的四分之一秒

1960年1月4日,法國作家、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加繆與友人乘車前往巴黎的途中遭遇車禍,不幸身亡。今日正是他逝世六十周年紀念日。譯林出版社最近推出了新版的《孤獨與團結:阿爾貝·加繆影像集》,由加繆女兒卡特琳娜·加繆親自整理、編寫,收錄了加繆的珍貴私人照片、手稿、海報等資料。

來源:澎湃新聞|【法】卡特琳娜·加繆 馬賽爾·馬哈瑟拉  
《遺失的靈魂》:關于雙重性,遺失靈魂的人

我在讀長篇小說時,往往像小孩玩積木,忍不住會“拎”出其中一個片斷,當成小小說,托卡爾丘克和卡夫卡的長篇,輕易地讓我“拎”出好多篇,還獨立成篇,不失為一種閱讀的樂趣。

來源:文學報|謝志強   2020/1/18
《到婚禮去》:伯杰筆下的婚禮哪年舉行?

當二十世紀列車骎骎行駛到世紀末,那個十四歲小伙子約翰·伯杰(John Berger, 1926-2017,又譯約翰·伯格)早已是著名作家,六十九歲寫成一本以時間為母題的小說To the Wedding(1995)。他同樣透露給讀者一個日子:妮農(Ninon)的婚禮會在“六月七號,禮拜五”舉行。我因為翻譯《到婚禮去》記住了這個日子。

來源:澎湃新聞|鄭遠濤  2020/1/14
“人人都愛馬洛”:雷蒙德?錢德勒及其偵探小說

正如他的代表作《長相別》所諭示的,在極其完滿的意義上,雷蒙德·錢德勒是一個無法告別的文學神話。倘若事關文學與經典,抑或事關閱讀與暢銷,偵探小說是一個繞不過去的類別。若論及偵探小說與傳世神話,阿瑟·柯南·道爾和他創生的神探福爾摩斯亦非可以繞得過去的話題。

來源:法制日報 | 蕭曉紅2020/1/10
重讀塞林格:他最后的堡壘叫“天真”

談論塞林格能提醒我們,讀者之間對偉大文學的理解是多么不同,而我們想給偉大文學下定義的時候又是多么捉襟見肘。即使我們把標準降到幾乎肯定錯誤的底線——能讓你覺得它是在寫你就是好書,也沒多大幫助,因為這樣的邏輯幾乎就把《麥田》鎖進了“青春文學”的書櫥,至少我不愿跟一個完全跟霍爾登心心相印的成年人商量什么是偉大小說。

來源:文匯報| 陳以侃  2020/1/8
斯坦貝克《人鼠之間》:仍有人仰望星空

對約翰·斯坦貝克來說,無論貧富貴賤,人性和生活都同樣復雜難明,但即使是被侮辱被損害的存在,生命中也仍有良善微光在閃動,教人堅持在黑暗中能夠繼續前行。這一點光朝著希望的方向,只有希望不復存在,它才會在絕望中消融。

來源:文藝報|徐展   2020/1/8
阿里·哈吉里《陽光之路》:“中國歷史和文化令我著迷”

《陽光之路》是以歷史事件鄭和下西洋為基本依據創作的小說,篇幅不長,但情節生動、耐人尋味。作者講述了鄭和率領船隊到達阿拉伯半島,接洽各國要人和貿易代表,最后搭載各國使節途經印度、錫蘭、巴厘島等地回國,參加在北京紫禁城舉行的隆重典禮的故事。

來源:人民日報|韓曉明  2020/1/5
托卡爾丘克《云游》:尋求陌生的潛流

《云游》和隨后的《雅各書》相比于她大多數其他早期的作品,跨越了更多的領域和主題,也跨越了更長的時間維度。作為生涯最主要的兩個美學嘗試,它們都涉及到對主體地位和歷史觀的總體敘述。相形之下,早期作品在處理這一敘事時稍顯含蓄。

來源:文學報|[波蘭]瑪爾塔·菲格洛維奇 2019/12/29
虛構作品能見證奧斯維辛嗎?

如果不是大屠殺,《索爾之子》和《無命運的人生》不會相遇,《走出黑暗》和《共同體的焚毀》也不會相遇。然而機緣巧合,這四部作品真的就在關于大屠殺的文學和歷史場域相遇了。其實,小說和電影是在講故事,歷史也是在講故事,區別在于,歷史的故事需要絕對精確,小說和電影的故事則更側重于關于藝術的“裝置”。

來源:文藝報|符曉2019/12/28
《82年生的金智英》:走出性別對立的陰影

《82年生的金智英》不論小說還是電影,在韓國的受眾(讀者/觀眾)最大群體,居然是二十多歲一代女性(三十多歲一代居第二位),她們屬于生理和法律上都適婚的未婚者,顯然,這部作品加劇了她們對男性、對婚姻的恐懼,她們心理上還沒做好準備。

來源:澎湃新聞|徐圖之   2019/12/26
萊奧波爾多·卡斯特多:拉丁美洲藝術敘事人

在巴爾加斯·略薩的長篇小說《敘事人》中,一位秘魯白人深入亞馬遜,成為部落故事的“敘事人”。在拉丁美洲藝術界,也有一位“敘事人”——智利籍西班牙藝術史學家萊奧波爾多·卡斯特多,今年是他逝世20周年。

來源:澎湃新聞|倪茂華2019/12/20
《最后一課》之前,都德寫下了《磨坊文札》

“都德的磨坊”是環法自行車賽電視直播中的著名地標。普羅旺斯豐渭葉鄉的這座磨坊的盛名來自作家都德的《磨坊文札》。都德在磨坊附近的城堡住了不到一年,他不是磨坊主,從未住過磨坊,常到磨坊尋找靈感并在那里寫作。

來源:文匯報|劉暉    2019/12/18
薩特:一個作家必須是一個哲學家

告別也是為了下次重逢。不是所有人都能在晚年“緩慢地告別”。一是有太多的“人生未竟”,一是未必每個人都有想要告別之人。從這個角度看,薩特是幸運的,他有忠實的記錄者、追隨者和相伴者,那就是波伏瓦。他屬于那個時代,其精神遺產又屬于我們及未來。

來源:北京日報|俞耕耘2019/12/17
宙斯2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走势 188金宝搏亚洲体育博彩 金博时时彩 广东36选7 3d字谜 流放之路化石赚钱 香港赛马即时赔率网站 股票趋势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 新浪体育恒大 排列三群 彩神计划软件官方网站 360老快3开奖结果 吉林快3实时计划 高考选什么专业赚钱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果